從2008年以來,互聯網公司就陷入劇情越來越狗血的人才爭奪大戰。人才大戰中,有人搶到金子,也有人只是推高了泡沫。

  可以想象,一個行業發展有多快,就有多缺人。從2008年以來,互聯網公司就陷入劇情越來越狗血的搶人大戰難以自拔。尤其是2010年后,移動時代到來,電商團購社交、手游等等蓬勃發展,人真的不夠用了,極品挖人手段層出不窮。

  雖然一直有專家苦口婆心:互聯網人才泡沫終將破滅。但市場上“百萬年薪”、“三倍工資”的傳聞從來有增無減。今年,手游和O2O興起,上點兒規模沾點邊兒的互聯網公司必須從中圈一塊地,才好意思說已經為未來做好了布局。這兩類人才現在炙手可熱。一個總監級別以上的人物,多會開出百萬元以上年薪,是其他行業的2-3倍

  所以,以下某些故事聽起來可能有些夸張,但我們保證,基本都是事實。

  挖與被挖都是BAT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三大巨頭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都對自己的人才流動守口如瓶,不過我們總是有一些辦法看到端倪。

  2010年起,淘寶網在北京成立“研發中心”。據知情者說,阿里巴巴設立的這個研發中心更像是“挖角中心”,直接目標就是百度。而研發中心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游說接洽百度等公司的技術骨干,進而再設法調至淘寶總部所在地杭州。

  一位曾參與向淘寶推薦百度技術員工的獵頭透露,如今淘寶對于引進員工的要求越來越高。每一次推薦的20個人中,通過初試的人通常不會超過5個。由于引入標準提高了,“內部推薦獎金也水漲船高,由2010年的不到8000元升至萬元以上”。

  由于公司員工經常成為被挖對象,百度一直是中國互聯網公司里人才流動最頻繁的一家公司。一位已經離職的員工稱,自己在一年多前加入百度時,其工號排在40000以后,而最近聽另一位加入百度的原工稱,自己的員工號接近70000,實際上百度的員工數只有2000左右,這意味著,百度在2年的時間里員工基本上更新了一次(百度的工號是唯一的,不會因為有人離職就由新人接手)。因此,百度內部有一個自我調侃的段子:百度的員工平均年齡永遠不超過30歲。

  百度在被挖墻角的時候,也沒閑著。

  2011年,一家已經與百度合作了3年的獵頭公司成功為百度完成了移動互聯網部門的建制。2010年這家獵頭供應給百度的人才中,七成是傳統互聯網領域,三成是移動互聯網領域,而2011年變成了5比5。移動部門的員工總數這一年迅速膨脹壯大。

  這類人的來源,首選騰訊、阿里這些大公司的對應部門,“這類人是百度最喜歡的,因為拿過來就能用”,占整體來源的60%;另外一大來源則是專業類的中小公司,比如小米、UCweb、3G門戶。

  移動互聯網人才爭奪2010年就陸續上演了。

  據一位獵頭回憶,2010年底騰訊曾開出了這樣的條件:如果有人拿著UCweb的Offer直接到騰訊上班,薪資將翻倍;據說這家公司對網龍——這家中國最早進入手機游戲領域的公司之一的員工情有獨鐘,開出的價格最高達到了原薪酬的4倍。

  后來騰訊曾對此作出回應,稱騰訊的用人制度已經制定了嚴格的標準,絕不會有讓另一家企業錄用的人來報到之類的兒戲。但一位2011年離開360的人士稱,在2010年的最后幾個月,“3Q大戰”爆發的前夕,“騰訊的確曾經針對UCweb、360這些公司在挖人。”

  缺什么補什么

  每當一個公司需要開展新業務、或者現有業務發展不太滿意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挖人。挖到已經有過相對成功經驗的團隊,不但會給公司業務帶來巨大的幫助,而且也會給自己在資本市場加碼,同時獲得投資人的認可。

  所謂缺什么補什么。

  2010年,大部分流入阿里巴巴的百度員工,集中進入淘寶和阿里云,說得具體點兒,是搜索和數據庫部門。2011年6月,淘寶內部分拆成為三家公司:主營C2C平臺的淘寶集市、主營B2C平臺的淘寶商城,以及專注于搜索技術的一淘網。

  2010年5月,前淘寶首席科學家陽振坤加入淘寶,主持設計和開發淘寶網信息存儲與實時檢索系統。他的研究方向是海量信息處理和算法設計,這一年3月淘寶網宣布向商家、企業及消費者開放來自淘寶全網的原始交易數據。

  而騰訊此前為了做好電商,也一直在淘寶、一號店等電商平臺定向挖人。當時,騰訊對于電子商務的圖謀顯而易見。它先后投資了包括易迅、好樂買、柯藍鉆石在內的多家B2C購物網站,并且從2010年底開始,重新打造了QQ商城。在電子商務市場上挖人,騰訊瞄準的第一個目標自然是淘寶,并且比其他的公司都大方。中高級管理層中,具備淘寶或者其他B2C電商領域經驗的,通常一進入公司就會有高達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期權。當然,前提是,他們工作必須滿3年,期權才能變成實際的股權。

  淘寶當然不會坐視不理。不過,淘寶的平均薪酬待遇并非特別突出,也不會動輒開出兩三倍的薪水。與其他電子商務公司不同,淘寶更愿意在傳統行業中尋找人才,給予其“與傳統行業不同的發展空間”。

  離開大公司

  薪水是很重要的因素,而且通常是第一要素。但對于小公司員工來說,就算薪水無法和BAT比肩,主要的誘惑是紅利和股權或者期權。“我們這樣的小公司,沒有期權池,誰愿意給你賣命干活?”在陌陌創業早期,唐巖如此說。

  更多的人,能在新公司找到與老東家相比更具空間和活力的地方。與騰訊、百度、阿里巴巴這些大企業相比,如今那些蓬勃興起的中小型創業企業更加求賢若渴。

  一位與騰訊、百度和阿里巴巴都曾合作的獵頭透露,從這些大型互聯網公司中挖角最多的,實際上是那些中小型科技創業企業。它們拍下兩倍甚至三倍的薪水,此外也會分配一定的期權,向被挖之人畫一個“假設上市后”的大餅。

  為了能從大公司中找到“頂梁柱”。小公司們有時候更大方,大公司的中層到了中小創業公司,不僅薪水上漲,還往往立刻就能成為副總裁。當然,大公司僵化的體制也讓許多人不滿。

  2011年,在網易工作10年的杭州研究中心總監吳云洋離職創業,作為網易研發力量的核心,他曾直接參與了網易《大話西游》、《夢幻西游》等網游產品的研發。在辭職信中,吳云洋表達了當時網易研發文化的一些不滿:做游戲項目降低需求,復制一個被市場檢驗過的產品,然后將細節精益求精地做好,這樣的道路更為穩妥,不過這已“并非我內心所期待”。

  我就是惡意競爭

  2011年初,隨著競爭加劇,團購網站風頭正勁。那些拿到融資的團購網站心里都打著同樣的算盤,燒錢、挖人,做大影響,迅速沖擊上市。

  2011年5月,窩窩團CEO徐茂棟宣布獲得2億美元投資后,開始時大規模并購和四處挖人,拉手、糯米、美團都是他的目標。這時候無論成功挖到哪一個對手的墻腳,都能增強自己的實力,并且打擊對方的士氣。

  美團網外賣項目經理沈鵬回憶徐茂棟試圖說服他跳槽的情景:“他約我去直隸會館見面,一下午就我們倆談,他的人都在樓下等著,不許上來。”徐茂棟除了強調絕對放權、許以期權,還向沈鵬描繪了一張上市變現、一夜暴富的美好前景。

  當徐茂棟得知時任美團上海城市經理王洋的媽媽腳崴了時,便在王洋老家臺州當地雇了四個最好的醫生去給他媽媽看病。到2011年7月,徐茂棟在微博上高調宣布,原美團網上海大區總經理、城市經理以及全國銷售冠軍等100多名人員加入窩窩團。

  在團購這個瘋狂的行業中,多家公司有過為剛畢業不到三年的新人開出百萬年薪的創舉。

  而據一位知情人士稱,同程網大規模開展某線下業務時,其一個競爭對手故意在其辦公室對面租下另一間辦公室,目的并不是開展業務而是專注于挖同程網該地區的總監。

  而去哪兒CEO莊辰超也曾自曝,獲得百度投資后,專門赴攜程去定點挖人。

  當行業走下坡路時,這些高調挖人的公司不得不大舉裁員。團購網站高朋剛剛經過一年多的大肆挖人,2011年8月份就爆發了全國大裁員,而大量被挖來的人員甚至還沒有來得及為公司帶來像樣的營收。

  小心人才泡沫

  跳槽當然有風險。

  當葉朋2010年10月加盟淘寶時,被認為在銷售、市場及商務運營方面具有豐富經驗,可以幫淘寶商城完善商業平臺體系。但不到一年,當淘寶內部分拆為三家公司之后,淘寶商城的管理者變成了淘寶商城總裁張勇以及董事長曾鳴。

  挖人越來越像一項風險投資,不過成功的概率可能比風投還低,傳說中的千里馬并不多見。

  2010年上半年,為了發展旗下第三方支付平臺盛付通的業務,盛大在線開始有計劃地從支付寶挖人,有些人不惜開出了相比原公司兩倍以上的薪水。不過,一位知情者透露,這些人并沒有發揮預想中的作用——單純的依靠履歷,實際能力的考察被忽略了。

  渾水摸魚的故事有很多。尤其是在近兩年熱起來的團購行業,“大街上隨便抓來的人,當月就成為大區經理,很多知識都跟不上。”美團COO干嘉偉說。

  實際上,在O2O領域,一些人進入公司,3個月便自以為是老員工,工作6個月就敢吹牛說自己資深,工作一年便自認為是專家。這除了意味著浮躁,同樣意味著泡沫。

  由于意識到這個問題,互聯網公司紛紛組建起龐大的HR團隊,一方面為公司迅速擴大的業務快速補充人才,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加強對員工的管理和培訓。其中,京東HR部門的員工已經近400人。

  不過,再強大的HR也擋不住人才的流動。就在我寫這篇稿子時,微博上正有人爆料,原搜狐總編輯、鳳凰中文臺前執行副臺長劉春加盟阿里,負責影視業務。

除非特別注明,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
轉載請標明本文地址:http://www.cpbsu.com/internet/350.html
2014年7月10日
作者:雞啄米 分類:IT互聯網 瀏覽: 評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