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年前,在一次討論大數據的會上,華大基因的董事長是演講者之一。他的發言的主題是論證華大基因是一個正宗的大數據公司,理應受到類似主要網絡業公司那樣的重視,得到類似的估值和上市機會。他的觀點引發了我的強烈共鳴,覺得不僅僅是華大基因,而且另一個開在深圳的大疆無人機公司也應被視為正宗的大數據公司。

  這兩年,國內網絡業乏陳可言,幾乎讓人提不起評論兩句的興趣。那幾個已經成功的領軍公司,手握數百億上千億的現金,持續不斷漫無邊際地進行著投資或兼并活動,基本上是圍繞著一些面向個人消費者的基于網頁或App進行網絡服務的公司們撒錢,在已經成熟的網絡市場內進行擴張。那些有點成功但位居二線的公司,紛紛從納斯達克退市,試圖轉戰國內股市。那些以為手機App市場是個機會的創業者們,或抄襲海外成功案例,或將市場細分再細分,徒勞地在產業下游掙扎著。大環境的不可抗力和嚴峻的氛圍使得創新成為幾乎不可能,業內公司只好在不斷縮小的空間里相互擠壓,抱團取暖。不時傳出的所謂大消息無非就是哪個垂直領域里的老大和老二無奈合并,老三只好投奔新主的故事,這些壞消息硬被媒體解讀成網絡業欣欣向榮的好信號。總之,除了資本的故事,市場的故事,找不到什么創新的故事。

  如果放眼世界,也就是在這兩年中,網絡業正在進行著脫胎換骨的改造和擴張,已經沖破了人民熟知的網絡業邊界,需要重新定義網絡業了。

  傳統網絡服務公司,也就是基于網站網頁和手機App繼續網絡服務的公司現在仍然是網絡業的主力軍,但已經達到或接近達到其發展潛力的頂峰,接下去只能是發展減緩,利潤減少的故事了。基于臺式機和手機的網絡服務狂飆突進的時代已經過去,接下去的較為緩慢的市場增長也會被現有的網絡領軍公司占去大部分。傳統型的網絡服務不太可能出現新的市值超過千億美元的公司了。

  基于臺式機和手機以外的新的網絡平臺獲取和利用新的數據的公司是網絡業的一個新方面軍。例如,利用DNA數據化技術進行新醫新藥新服務就是在一個全新的平臺上獲取和利用新數據,華大基因就屬于這類公司。當然,它目前還主要進行B2B模式的服務,我有點奇怪為什么沒有進行類似美國23&me公司那樣的B2C服務。如果做了,它就和我們熟知的一般互聯網公司沒什么區別,可以按互聯網公司的標準進行估值了。再例如,利用無人機技術進行新型攝影,運輸和安全服務也是在一個全新平臺上獲取和利用新數據,大疆就屬于這類公司。它的產品和服務既針對企業也針對個人,如果再做點類似谷歌地球和蘋果應用商店的工作,也就是一個典型的網絡服務公司了。其他新數據平臺還有穿戴用品,制造業數據平臺,基于各種傳感系統的服務平臺,等等。

  這兩個網絡方面軍的共同之處是從人類活動和物質世界中獲取和利用數據。網絡業的另一個新方面軍則是反過來,從數據中或以數據化的方式制造和使用物質產品。比較廣為人知的實例有3D打印和無人駕駛汽車,而實際上如果不計成本,現在已經可以利用數據或數據化的方式制造絕大部分人類制造物,駕馭和操控絕大部分人工系統。在這方面,國內還沒有比較突出的公司出現,雖然創業的新公司已經很多了。

  之所以說這三類公司都屬于重新定義過的網絡業,是因為它們的內在邏輯和商業模式是一致的,也就是所謂的互聯網思維,即將未數據化的東西數據化,依托互聯網進行數據的交換,傳播和利用,創造出新的數據化產品和服務。過去二三十年網絡業的努力集中在人類活動上,現在已經擴展到了人類社會環境和物理及生物世界。網絡業的發展空間擴展了無數倍,但基本的邏輯和商業模式沒有本質的不同。

  我們看到,全球網絡業的領軍公司谷歌進行了公司重組,除了傳統的基于網頁和App的服務外,更多的資源投向了象無人駕駛汽車,生物傳感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高速光纖網絡等等新型網絡服務方面。即使從未摸過網絡硬件生產的FACEBOOK,也重金收購了世界領先的虛擬現實系統公司。可見網絡業已經被重新定義了,邊界已經被大幅拓寬。相形之下,國內網絡公司(也包括風險投資公司)這兩年的興奮點仍然集中在成熟的傳統網絡業內,多少有點坐井觀天,急功近利的意味。遙想當年互聯網剛剛興起的時候,投資界的興奮點仍舊集中在軟件業,電信業和設備制造業上,對網站公司橫眉冷對,結果如何,已經成為歷史了。今天,投資界(包括有投資能力的網絡公司)還要重復一遍歷史嗎?

除非特別注明,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
轉載請標明本文地址:http://www.cpbsu.com/internet/521.html
2016年2月29日
作者:雞啄米 分類:IT互聯網 瀏覽: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