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IPO(首次公開發行),很多人或許不會感到陌生,但說到ICO(數字貨幣首次公開眾籌),大眾大多還處于一知半解的階段。但即使是一知半解,無需IPO排隊、無需發審委過會,網絡虛擬空間里的數字加密貨幣ICO正越來越狂熱,爆發出驚人的“暴富”神話,甚至一些ICO項目開始進入小區進行宣傳,而參與投資的是社區中的大媽。

  瘋狂的ICO“游戲”

  正常情況下,一家風投機構常常需要等待7年以上的時間,才能收獲項目的回報。如今,ICO就像一種在7天內就可以獲得回報的新投資方式,吸引著投資人和投資機構的目光。

  2017年初,區塊鏈極客劉宇發起了一場ICO,在短短五天時間里獲得了價值1500萬美元的比特幣和以太幣。隨后他辭去了原來的工作——某家區塊鏈初創公司的聯合創始人、第二大股東。他放棄了所有期權,雖然這家公司已經在傳統VC界獲得幾輪融資,在技術發展和商業模式上更加清晰。

  諷刺的是,他的前東家現金流和利潤都還不錯,但由于傳統投資機構對于區塊鏈技術大多在觀望,所以最近一輪融資進行得并不順利。

  看到劉宇成功發起了ICO,前東家似乎打開眼界,開始調整公司架構,進行ICO融資。

  2016年起,ICO造就了大量一夜暴富的新貴,在ICO狂熱的背后,是一個個誘人的“一夜暴富”神話。在中國近兩年的ICO項目中,不乏初期暴漲數百倍、上千倍的“成功項目”:量子鏈第一天“上市”,最高價格66.66元,漲幅達到33倍;公信寶眾籌時“一股”幾毛,如今翻了90多倍;小蟻幣5毛漲到了40塊;最夸張的Stratis,一年漲了1500倍;而“BAT”,8天時間暴漲8倍,一天翻一倍。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由于ICO交易平臺24小時全球都可以交易,資金流動非常快,行業發展速度飛快,當然周期迭代也迅速進行,可謂“圈內一周,圈外一年”。一些人套現離場,一些人正在等待下一場牛市的到來,一些人默默開發區塊鏈產品,等牛市到來后再發行ICO。

  但不管如何,ICO已經成為近期最為火爆的投資方式之一,業已從小眾極客參與進階到甚至社區大媽都想參與一腳賺取“暴利”

  ——即使他們都不知道什么是ICO,但他們知道這比炒房賺錢。況且ICO的進入成本又遠遠沒有房產那么高。

  今年4月,在全球區塊鏈金融(杭州)峰會上,螞蟻金服首席架構師童玲曾表示,2017年將會是區塊鏈的應用元年,年內將會看到區塊鏈的應用全面開花。

  同樣,區塊鏈領域融資服務平臺ICO365數據顯示,今年5月以來,幾乎每周都有新項目發起眾籌項目,已經達到約四十起左右,每個項目的眾籌金額約在數千萬人民幣級別。

  熱潮之下的冰火兩極

  “之前做ICO項目要準備大半年,對項目發展有清晰的規劃,對于可行性進行第三方分析調研,花很長時間和投資人做路演,費用使用情況明細也都會公開。而在2017年爆發的ICO熱,不管項目白皮書內容如何,融資金額動輒數千萬元,而且融資時間幾天或幾小時。其中甚至有連白皮書都沒有的項目,就憑發起人的個人影響力,就開始拉微信群進行打款。這樣的做法被區塊鏈技術人士調侃稱空氣鏈。”兩年前參與過ICO的李洋說。

  另外,當前ICO領域的交易平臺均為民營,不乏有交易平臺與項目發起方進行暗箱操作,將一些項目完成代幣認購后便打包上交易平臺拋售。其中監督管理全靠市場調節,投資風險極大。

  據業內資深投資人稱,當前多數ICO項目甚至已經具備了非法集資、傳銷的全部特征,市場上大約90%以上的ICO項目都不靠譜。

  時下,這些ICO項目大多集中在專門為ICO項目搭建的平臺上。比如幣久網、ICO365、ICOAGE等,有些類似于“證券交易所”。類似的平臺從今年4月開始激增,目前已有43家,其中大部分都是原來做虛擬貨幣交易或者股權眾籌的平臺。

  金色財經CEO、火幣網聯合創始人杜均從4月份開始就接觸了大量的ICO項目,發現好多團隊都是幾個年輕人,拿個商業計劃書,其他啥都沒有,商業計劃書寫得都有問題,就想通過ICO圈錢。現在讓杜均煩惱的是,每天都有人來問他是不是投資了某個項目,項目的名稱他基本都沒聽過。

  “我相信用不了一年時間ICO這個巨大的泡沫一定會破,因為今天在進行ICO發行的大量公司,絕大部分項目和公司都是被當前主流投資人不看好的項目,而那些不良的ICO發行平臺完全不顧項目和公司質量,瘋狂收取發行傭金。曾記得幾年前的P2P和股權眾籌泡沫,讓多少個體投資人血本無歸。而這波比特幣的狂漲和ICO的泛濫,真的讓我感受到2015、2016年的股災將在ICO和比特幣上重演。”投資人朱波說。

  全球監管的全新挑戰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前期沒有統一的信息披露標準和程序,包括部分ICO前期夸大宣傳、無法驗證的概念和應用機制,以及融資后沒有持續監督約束機制,投機占據主導的投資氛圍,都成為當下ICO項目存在的問題。數字貨幣ICO監管,已成為不容回避的嚴峻話題。

  是否要進行監管?由誰監管?如何監管?成為擺在全球監管者面前的新挑戰。同時,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跨國家跨地區的特性也不同于以往的金融機構特點。

  中國央行雖然在2017年已經對比特幣交易平臺進行規范,包括采取實名認證在內的反洗錢措施,并掛牌成立數字貨幣研究中心,但目前,ICO在中國尚不受管制。

  好在,法學界已經開始行動。8月,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發布了《虛擬貨幣發行、交易與融資法律問題研究報告》,多位法學界、金融界和區塊鏈業界人士對相關問題進行了討論。

  該報告認為,虛擬貨幣發行進行融資及其交易形成的法律關系依然是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即使是形式上有些不同,但穿透之后,依然是原有的法律關系。無論是通過互聯網還是區塊鏈進行融資,只是融資的渠道的不同,并沒有改變法律關系及其風險。

  部分與會人士認為,在鼓勵技術創新的同時,技術與政策應當并行,針對ICO的監管應該在技術與政策上雙管齊下,走向落地實施階段。

轉自:互聯網分析師于斌的博客

除非特別注明,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
轉載請標明本文地址:http://www.cpbsu.com/internet/760.html
2017年9月1日
作者:雞啄米 分類:IT互聯網 瀏覽: 評論:0